骨髓幹細胞中心BTCSCC

2017年 09月 25日
  • 放大字體
  • Default font size
  • 縮小字體

兒捐髓 父:我們決定對了

E-mail 列印 PDF
2007年11月初某個晚上,兒子跟我們上網連線通話,表示他骨髓捐贈配對成功,問我們是不是同意他可以捐贈?內人因為這突來的狀況,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害怕兒子這麼瘦弱的身體,怎麼受得了這種手術,就在電腦上與兒子溝通許久——她明明知道孩子要救人是件非常好的事情,但心疼孩子的健康是身為人母共有的天性。當天內人沒有給兒子答案,不過我心裡是已經準備好了。



隔天,內人和我各自上網查詢,了解「骨髓捐贈」絕對是正面的,術前術後捐髓者身體上的不適可以忍受,然而救人的黃金時刻不能慢慢來。內人了解骨髓捐贈之後放心許多;我則以自己為例,多年前健檢時發現罹患胸腺癌,當時全家陷入愁雲慘霧之中,個人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那種恐懼、無助的感受,至今仍記憶猶新,後來手術能成功,除了醫師的大力幫忙外,當時也只能到處請求眾菩薩神明的保佑。其實,內人也感受過歷經生死邊緣掙扎的痛苦,能體會受捐者此刻想要活下去的心情,終於安心等待慈濟師兄、師姊的來訪。

慈濟師兄、師姊拜訪當天,帶來了兩位捐贈者,由捐贈者親自證實,捐贈後並無多大的痛楚及後遺症,再加上師兄及師姊的詳細解說,更能進一步了解骨髓捐贈的過程及安全性,當天晚上我們隨即以輕鬆並祝福的心情,同意兒子進行周邊血捐贈。

確認捐髓後 一路補到捐贈後

2007年冬季,二位師姊陪同兒子至大林慈濟醫院健檢,檢查報告出爐確認身體健康無虞,使我們更充滿信心與期待,從最早的恐慌矛盾、到期待能救人的積極,心情的確經過一番轉折。因病患情況惡化,必須等待他身體狀況穩定,所以捐贈延到2008年夏天進行。

體檢之後,師姊不斷關懷兒子。第二次抽血檢查確認後,在捐贈前五天,每天要施打「生長激素」,兒子就每天中午到臺北慈濟醫院施打;而志工都為他準備午餐飯盒及補湯,一次次溫暖了他的心。

第四天的「生長激素」打完,志工媽媽一如往常為他準備好午餐及補湯,他用完餐後,向志工媽媽道別:「謝謝志工媽媽的照顀,我今天就要回屏東,明天就要去花蓮作捐贈了。」

這時,志工媽媽雙手合十說:「孩子,祝福你喔。」兒子忍不住就落下淚來。這件事情是他回家後告訴我的,屏東及新店志工媽媽處處的關懷,讓他感激在心。

回到屏東後,兒子再打最後一劑「生長激素」,在慈濟人的陪伴下,一同搭火車前往花蓮。上車不久,師姊熱心地發送每人一份水果,接著又是一份壽司,過不久又是一份不同的水果,我們父子倆吃到太撐了,邊吃邊說邊笑,也紓解了許多面對捐贈而不安的心情。

到了花蓮慈濟醫學中心,因為正值中午時刻,師姊早已請醫院準備好午餐,用餐完再為兒子進行簡單的體檢,測量身高、體重、血壓、脈搏等,檢查完後,醫師及護理人員旋即進行埋針。因為兒子有點瘦,血管不容易找,挨了五、六針後仍找不到適合的血管位置,最後勞駕麻醉醫師親自來埋針,才順利完成。

手術中,不斷有醫院的志工師兄及師姊前來鼓勵打氣,還帶來許多水果、補湯等。我們與這些師兄及師姊素昧平生,他們這麼熱心來為兒子加油,就是為了讓他更有信心與勇氣,熬過六、七個小時漫長的周邊血幹細胞收集。到晚上檢驗所需的幹細胞數收集足夠了,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好好地休息一個晚上。

遇見骨髓受捐者 確信決定下對了

隔天早上,醫院志工載我們到靜思精舍參訪,結束後等候交通車準備返回醫院,有位媽媽帶著二個孩子也要一起搭車去靜思堂。在車上,慈濟志工對國外回來的友人介紹骨髓捐贈,並簡單介紹了兒子。

當車子回到醫院門口,那位帶著二個孩子的媽媽突然快步走到兒子身邊對他說:「我非常敬佩你們這些骨髓捐贈者。」我們還搞不清楚狀況,那位媽媽接著又說:「我就是受髓者,六年前因為有人捐骨髓給我,我現在才能活下來帶這二位小孩。」她的情緒激動,眼睛內泛著淚水,我也被這一幕嚇到了。我們與那位媽媽簡單問候幾句後,祝福她平安健康快樂,她就帶著孩子前往靜思堂參訪。

下午回屏東的路上,我還是一直想著早上遇見那位媽媽的情景。假如六年前,她沒有配對成功,或者配對成功而對方不捐贈的話,那二個當時四、五歲的孩子早就沒有媽媽的照顧了。想到這裡,我心中有股莫名的激動,久久不能自已,還好今天我們決定捐贈了,否則沒有救到的,就是一位媽媽、爸爸,或者是爸爸媽媽的心肝寶貝,甚至是一個家庭最重要的支柱,還好今天的決定,沒有愧對自己的良心。

盡一分力量 去幫助另一個人

車子回到屏東車站後,已經有好幾位師兄、師姊在出口處等候了,我們父子一出車站,就有兩束鮮花「撲」了過來,我們沒有那麼偉大,可是他們好像在歡迎英雄一樣,車站出口很多人看著,頓時讓我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雖然整個周邊血捐贈已經結束,但在回家的路上,師姊還是準備好我們的晚餐及兒子的補湯了,讓我們再一次感受到他們的真誠與熱心。

兒子自從配對成功之後,因為都在臺北念書,無法像在家時有父母親照顧,反而都是屏東的師姊自費買高營養食品及燉煮補湯寄到臺北給他;到臺北慈院施打生長激素時,醫院內的關懷志工,得知這外地來的孩子要去救人,更是自掏腰包請他用餐及吃補湯;兒子的房東無意間知道他要捐贈骨髓也感到驚訝,在他回到租屋處時,也請他一起吃飯,燉了一大鍋補湯給他。我們夫妻無法隨時隨地在孩子身邊,反而讓這麼多不認識的愛心人士熱心地照顧他,讓我們覺得不好意思。

此次捐贈的兩天行程中,我們也參訪了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在工作人員解說中,了解骨捐血液比對成功的困難度,以及必須花費的成本。在與師兄及師姊言談中得知,也有比對成功的捐贈者不願意進行手術,而讓病患抱著遺憾、忍受痛苦等待生命的逝去,讓關懷小組成員相當沮喪與扼腕。

這些拒絕的捐贈者,有些並非自己不同意捐贈,而是家屬不同意,然而不同意的原因,絕大多數都認為捐贈骨髓會影響健康、或留下後遺症等等,縱使骨捐小組提出強而有力的證據,捐贈者也出面親自解說,捐贈者或家屬仍有先入為主的不良觀念而予以拒絕,有時還會受到惡言相向及驅逐出門的窘境,師兄、師姊們也會有感到無力的時候。

這二天的時間,我看到無論是屏東或花蓮地區的志工,對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骨髓捐贈者,無微不至的照顧,像對待自己的小孩一樣用心,這一幕幕的溫馨與感動,都深深地記憶在我的腦海中。各地區的骨髓捐贈小組成員如此照顧捐贈者,再將這些愛心延伸,也是為了去救另一個素未謀面的受捐者。

我從關懷志工的行動中學到很多:「如何真誠關懷別人,如何盡一分力量去幫助另一個人或一個家庭,使他們遠離病苦而不求任何回報。」此次的行程,使我在觀念、態度上有很大的成長,獲益良多,感謝。

(文:陳勝宗 骨髓捐贈者家屬 摘自:《髓緣二十 愛流轉》)
(轉載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http://www.tzuchi.org.tw/ )
 
今日影音

驗血宣導活動



           髓緣之愛 BTCSCC



推薦閱覽

 

「骨髓」千里緣 相見歡

 

 

愛的連結

  盼呀盼,等了十五年,終於輪到我……」慈濟骨髓...

 

清水之愛添新例 髓緣首牽俄羅斯

清水之愛再添新例,慈濟骨髓資料庫再次跨越國界種族,首次將溫...
2959
TodayToday1
目前訪客: 24

Share/Sav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