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幹細胞中心BTCSCC

2019年 08月 24日
  • 放大字體
  • Default font size
  • 縮小字體

逆境來時增上緣

E-mail 列印 PDF

受到慈濟志工邀約,聽完說明後,黃同學成了當天首位響應骨髓捐贈驗血的人。攝影/臺北 許鳳娟 志願捐髓者,在全世界超過一千萬人,他們正等待著生命垂危者的呼喚。骨髓幹細胞捐贈,在臺灣這蕞爾小島,已持續推動十多年,累積超過三十萬顆愛心,與二十七個國家子民牽起髓緣;救人一命,無損己身,無血緣如 清水之愛──骨髓幹細胞,或許遠送萬里,或許近援咫尺;不分遠近,緣已牽起……「髓緣」,呈現出愛心付出背後的故事,愛傳出去之後,世界起了善的變化……

醫師的專業背景與加入國際慈濟人醫會的因緣,讓我成為骨髓捐贈過程的一份子。近十年,配合骨髓及周邊血捐贈團隊的過程中,一路順遂,見證百例以上的圓滿,幾乎忘了可能有的緊急狀況或意外的發生。我不願想起亦不樂見,在受髓者接受了一週以上的「殲滅治療」,滿懷希望的等待卻落空,而必需面臨數日內接近死亡黑暗的痛苦深淵!更無法想像,除了病人,家屬呢?朋友呢?為數龐大的關心者,包括醫院醫護人員長時間的照護,陪伴的志工們⋯⋯,集體低落的心境如何撫平?但是,如果可以,捐贈者又何嘗不願意救人呢?


突發狀況來敲門 試圖扭轉情勢 新竹縣警察也發心響應慈濟的骨髓捐贈驗血活動,於解說填表區進行捐贈表單填寫。攝影/新竹 曾鴻志
六月下旬一個星期六晚上約八點的用餐時刻,突然手機響起,電話那一頭,志工師姊告知捐贈者下午四點左右突然因為嚴重暈眩送醫急診,經過針劑及藥物的治療,狀況有好些。乍聽到時,內心有些沉重,有點隱!這是我經手周邊血捐贈者在注射生長激素的過程中,多年來首次出現的不可預期的狀況;因此,特別麻煩師姊費心關懷捐者,如有問題隨時與我聯,也代為轉達請捐者稍後跟我聯繫。掛上電話後,立即去電與花蓮骨髓幹細胞中心的值班人員聯繫,決定明天第四劑生長激素的注射可視捐者身體狀況減半量。不過,內心仍有忐忑⋯⋯果不其然,九點多接到捐者的來電,聽到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我不能捐了!」突然,腦中一片空白,有如晴天霹靂,我從未曾處理過這等突發狀況,此時心中響起一個微弱的聲音:「請救救我!」耳邊聽著捐者哽咽訴說家人對她狀況的擔憂及不願她為了捐髓而倒下來的心情⋯⋯不記得講了多久的電話,我只能安撫、勸慰,請她先不要馬上做決定,此時的我仍抱持著希望,「好好休息,睡一覺,明天起來可能就沒事了!有任何狀況跟我連絡。」掛上電話,馬上再與骨捐中心取得聯繫,告知最壞的情況,而該區骨捐關懷小組志工亦馬上動員深入了解。經過師姊們鍥而不捨的努力,終於取得捐者及其丈夫的首肯,願意考慮隔天早上十點依約至本診所接受第四劑的生長激素注射,並在注射完成後即刻前往花蓮慈濟醫院完成隔天的周邊血捐贈。此時,大家也稍稍寬心。但,我心深處仍感不安。內人整晚憂心忡忡而徹夜難眠,不時潸潸淚流⋯⋯窗外強風疾雨陣陣無情的拍打著玻璃,應和著內心澎湃激盪不已的波動!夫妻倆相對無言,只能看著大愛臺的節目,聽著「人間菩提」上人的開示,及重播的「靜思語二十周年音樂會」,暫時將心情平寂下來。

心情激盪起伏 盡力不能強求 葉太原醫師與夫人胡曉萍師姊認真地投入志工活動,是南區骨髓捐贈活動的成員。圖為葉太原醫師(左)參與人醫會義診往診,細心地為病人消毒擦藥。
翌日,早上七點不到即醒來,盥洗完,沉悶的氣壓籠罩著,仍掛心捐者是否會堅持初發的善念。決定先到診所等待契機。九點不到,手機響起,電話那頭傳來捐者丈夫的聲音,劈頭一句話:「我們今天不過去了!很對不起,經過了一夜長考,基於妻子的身體狀況無法承受,而且家人給予的強大壓力,我們決定不捐了!」之後,我們在空中交談互動了半個多小時,這中間心情起伏震盪,時而平靜,時而大風大浪,聽似有望,卻又絕望現前!我拿著手機走進走出,忽站忽坐忽跪,淚水不時奪眶而出,這半小時有如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變幻無常;當我最後告訴捐者的先生:「您先靜靜,也安撫一下太太及小孩,稍作休息,等會,師姊聯繫好,我想親自到您家中拜訪,請不要擔心,我不是要給您壓力,主要是希望以醫師的身分去探視您太太的病情,必要時,我會帶著點滴及止暈藥,希望能給您太太最好的醫治。」掛上電話,頓覺「好累」。我坐在軟墊上,不動,讓心靜下來,不再思考。許久,好像從遠遠的地方傳來老婆的聲音:「知道嗎?你一下站,一下坐,最後是跪著,講了半個小時!」看著老婆掛著眼淚的笑臉,我也笑了笑,心突然覺得平靜了,好像是「放空」吧!她遞給我另一支電話,電話中傳來林師兄一貫平穩輕柔的聲音:「這位捐者與受髓者雖有善緣,但或許『助緣』不足,你們已經盡力,不要強求。」


捐者身心調適好 救人機會不流失 慈濟志工頂著烈日對著路過的民眾說明活動的目的,以及邀請他們一同響應骨髓捐贈。攝影/新竹 曾鴻志慈濟志工頂著烈日對著路過的民眾說明活動的目的,以及邀請他們一同響應骨髓捐贈。攝影/新竹 曾鴻志
上午十點,完成了另一位捐者第二劑的生長激素注射。本該在同一時間完成這位捐者第四劑的注射,並帶著祝福送他們前往花蓮的。此時,志工師姊們也來到診所,告知捐者確定不來了,她與丈夫帶著兩位幼女回娘家了。我第一個反應:「師姊,連絡看看,是否願意讓我們過去關懷?」沒多久,師姊在電話中取得捐者及家人的同意。我們備齊了藥品、點滴、血壓計等,並不死心的將生長激素用冰桶裝著;十點半,與二位師姊、內人一同驅車前往捐者娘家探視。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後終於見到捐者,一見面,笑中帶著點尷尬,捐者跟媽媽很緊張又禮貌地招呼著我們,又是水果,又是茶;一坐下,她便顯得緊張又不好意思的闡述昨天及今早的狀況和心境,我請她放輕鬆,不要因為我們的到來而有壓力。看見她緊張的臉帶著憔悴,泛白的嘴唇,一面安撫稚女,一面與我們輕聲交談,眼淚好像隨時會奪眶而出。我心好痛,她不知承受了多大的壓力,才做出這樣的決定!我請她不要害怕,先不講話,放鬆,然後請內人將血壓計備好,慢慢的幫她量血壓,一百七十八/一百零一毫米汞柱,血壓偏高。於是我將所有焦點放在關懷她的病情,仔細分析讓她瞭解,讓她安心,放下所有壓力,好好休息,配合治療,再固定追蹤檢查。畢竟她已接受了三劑的生長激素注射,白血球也已高達兩萬三千四百了。

這個經驗,我的分析如下:捐者本身容易緊張,經多次量血壓均高於標準許多,她並不知有高血壓而未治療,近日氣候悶濕熱,她睡眠品質差,且又因生理期來臨,導致體能下降,內分泌失調,免疫力,再加上施打了三劑生長激素所產生的身體壓力及骨骼酸痛、頭痛,統合了以上多種狀況與累積的壓力,已超過她身心的負荷。因此引發了她在那個週六下午的暈眩症,天旋地轉而暈倒在地,嚇壞了現場所有的人,尤其是她的丈夫及媽媽。 其實,她與先生作此決定,皆背負了巨大的壓力,尤其是早已得知做了殲滅治療的受髓者若不能及時接受捐髓,隨之發生的必然的結果,這將帶給他們良心上多大的負擔啊!坐在我們面前的這位慈母,捐者的媽媽輕聲細語的談到女兒的孝順及其承擔家族的重擔;七年前的陰影猶在,她父親在一次嚴重暈眩後中風成為植物人,現在躺在創世基金會接受照顧後,整個家族的重心就是她了!真的很不捨,如果女兒也倒了,兩個孫女要如何是好?看著捐者懷中膩著的一歲小女兒,聽著她說父親中風的巨大陰影仍籠罩著的恐懼,我如何能再次勸說她繼續進行捐髓而甘冒風險承受如此考驗呢?而她個性敦厚的先生願承擔起這一切壓力,說:「由我來當這個罪人吧!是我做的決定!」將心比心,哪一位丈夫看到自己的愛妻暈倒在地後,還願意她再繼續承受痛苦呢!想起上人的開示:捐贈骨髓,不損健康。顯見明確的宗旨,首先考量的是捐贈者的健康;因此,我們必須先照顧好捐贈者的身體健康,並膚慰他及家人承受巨大壓力下的心理健康,持續關懷與追蹤治療!

逆增上緣 骨髓捐贈驗血活動讓臺北新店區的志工動員起來,整個臺北慈濟醫院陽光大廳充滿發心捐血配對的人。攝影/臺北 安劍強
非常感恩捐者的一念善心及家人的全力支持,雖然考量捐贈者的健康而必須中止捐贈,但是並不損及她的菩薩心及家人的大愛。退一步想,在醫療上,不健康的周邊血或骨髓,移植成功率必然降低!當天中午離開捐贈者家後,正式回報花蓮骨髓中心,啟動緊急應變措施。皇天不負苦心人,隔天即接到好消息,找到了五位配對符合的人,有三位願意捐贈,已經前往大林慈濟醫院進行健康檢查,將選出一位最健康、最符合的人選進行捐髓,相信成功率必然更加提升。真是謝天謝地啊,這不就是佛菩薩的慈悲嗎?冥冥中自有安排。正如證嚴上人所言:「逆境在佛教中稱為『增上緣』,碰到逆境來,應心生感激──可遇不可求啊!」這個週末的震撼教育,給了我很大的啟示,面臨死亡即將到來的憂慮,或是擁抱生命契機的喜悅,並非吾等能準確預測或掌控的,重要的是如何提升「兩難抉擇」應變措施的處置與情境壓力下的紓解。感受生命無常的同時,宜「廣結善緣」「把握當下」,修福報,增助緣!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

最近更新 ( 週二, 16 七月 2013 10:44 )  
今日影音



           髓緣之愛 BTCSCC



推薦閱覽

 

「骨髓」千里緣 相見歡

 

 

愛的連結

  盼呀盼,等了十五年,終於輪到我……」慈濟骨髓...

 

逆境來時增上緣

醫師的專業背景與加入國際慈濟人醫會的因緣,讓我成為骨髓...
3659
TodayToday1
目前訪客: 16

Share/Sav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