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7:30

重生金牌 獻給救命人

「我不抽菸、不喝酒,又愛運動,為什麼是我?」新婚二天的唐燊,被診斷為血癌,本來和妻子預計到日本北海道蜜月旅行,怎麼也沒想到血一抽,開始的竟是在醫院和死神搏鬥的旅程。

2003年12月,因喉嚨痛到醫院看診的唐燊,發炎症狀已經二周,醫師建議抽血檢查。「血癌!」這突來的消息,重重打擊新婚二天的唐燊。

唐燊(右三)特地把罹癌重生後獲得的賽跑金牌,獻給捐贈者高素華,和她分享自己重生的歡喜。[攝影者:張晏瑜]

◎清水之愛重生的喜悅
確診不到一周,唐燊便開始化療。歷經八個月的化療,以為身體將康復之際,2004年12月,唐燊的血癌復發了,他的心情再次陷入低潮,醫師建議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提出申請配對後,僅一個月餘就配對成功。

2005年5月,看著捐贈者的造血幹細胞緩緩流進自己身體時,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油然而生,「有機會康復,也擔心會不會成功?有沒有後遺症?」
移植至今十三年多的日子,雖然偶爾有排斥發生,但總算是康復過來。過去是運動健將的唐燊,2016年參加了香港器官捐贈協會舉辦的運動會,在四百公尺賽跑中得到第一名。
經過十多年的等待,2018年11月3日,來自香港的唐燊懷著難以言喻心情,參加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二十五周年慶暨相見歡」活動,特地把這面罹癌重生後獲得的金牌,獻給捐贈者高素華,和她分享自己重生的歡喜。
◎因為妳才有我續未完的夢想
相對於唐燊難以言語的感恩,高素華平常心以對。身為一名護理師,她在醫院看盡生離死別,對於病苦特別能感同身受。「當初是本著可以救人的心情參加驗血建檔,當被通知配對成功時,很開心可以幫助另一位病患。」
高素華在捐贈造血幹細胞的隔天,就去環島旅行。她以捐贈者過來人的經驗,以及自己的醫護專業呼籲,捐贈造血幹細胞完全不影響身體健康,「看過許多病患及家屬等待移植的煎熬,需要更多人一起來救人。」
坐在相見歡會場,高素華的眼睛不由自主望著坐在受贈者席中,身著粉紅色襯衫的唐燊,心裡直覺:「就是你。」因為二人身上流著相同的血液,繫著海峽二端的彼此,高素華祝福唐燊未來都很平安健康。
「如果沒有妳,就沒有現在的我。因為有妳,我才能活在這世界上。」唐燊娓娓道出對高素華無私捐贈的感恩。重生後的唐燊心境變得豁達,更珍惜時間,他也重返校園,完成年輕時未完成的財經碩士學位。

 

 


圖左 :二人身上流著相同的血液,繫著海峽二端的彼此,高素華(右)祝福唐燊(左)未來都很平安健康。[攝影者:張晏瑜]
圖右 :「我不抽菸、不喝酒,又愛運動,為什麼是我?」新婚二天的唐燊(左二),被診斷為血癌。[攝影者:張晏瑜]

 

 


圖左 :高素華(右)向唐燊(左二)分享她捐贈造血幹細胞過程的照片。[攝影者:張晏瑜]
圖右 :高素華(中)身為一名護理師,她在醫院看盡生離死別,對於病苦特別能感同身受。[攝影者:張晏瑜]

2018/11/04| ◎陳清香/志業體活動報導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8:54

妳要好好活著

受贈者潘紫馨與捐贈者韋乃鳳這場奇妙相會,緣於二十四年前,韋乃鳳路過臺中火車站時,巧遇慈濟志工舉辦骨髓幹細胞抽血建檔活動,當場捲袖完成建檔而來。[攝影者:孫保源]

「收到手套,我就知道成功了,放心了!」
在慈濟三重志業園區舉辦的「2018年髓緣25周年慶活動」相見歡單元中,擔任國小教師的韋乃鳳女士,帶著這雙輾轉收到的粉紅色手套上臺。
韋乃鳳相當期待見到九年前接受她捐贈周邊血的受贈者;回想當年她與丈夫帶著一雙就讀幼兒園的孩子,由關懷小組志工王孟專,帶著玩具一路哄著孩子,遠赴花蓮慈濟醫院,完成收集、捐贈。九年後的現在,孩子長大了,乃鳳帶著他們與始終認同她、體恤她的先生,一家四口歡喜上臺與受贈者相見歡,一家人繼九年的陪伴捐贈,如今要共同見證清水之愛生命相髓的奇蹟。
◎謝謝你讓我活下來
緩緩步上臺的受贈者,是來自香港的潘紫馨小姐。無法用普通話(華語)表達的潘小姐,在深深擁抱後,為她的救命恩人韋乃鳳披上親手編織的披風。
「謝謝妳讓我繼續生存下來,不用讓爸爸、媽媽擔心白髮人送黑髮人。」現年四十歲的潘紫馨,2009年接受移植,成為慈濟骨髓幹細胞第2043例受贈者。第三次來臺灣,有別於以往玩樂心態,這次在摯友袁少娟小姐陪同下,帶著滿懷感恩心情,終於見到生命中的貴人,也透過好友的翻譯,說出心裡的感恩。

2006年潘紫馨被宣判罹患急性白血病時,不敢告訴家人,第一個通知的人是好友袁少娟。治療、復發再化療、等待移植。身體的苦痛、等待配對的焦慮,除了父母、手足關照,少娟的陪伴與鼓勵讓紫馨多了一分支柱,少娟也履行承諾陪同來臺,一圓當面向捐贈者道感恩的心願。
◎妳要好好活著
造血幹細胞移植後,潘紫馨體力明顯大不如前,失去分泌眼液、唾液的功能。相識三十年的好友少娟是紫馨傾訴的對象,也是她心情不好的出氣筒,不捨說道:「她真的很辛苦,眼淚都是往肚子裡流的,只期望可以維持現在的狀態,好好的活著。」
一樣期盼紫馨好好活下去的韋乃鳳一家人,為了與受贈者相見歡,一大清早便從臺中北上。這場奇妙的相會,緣自於二十四年前,當時是1994年,也是慈濟骨髓資料庫才成立的第二年,學生時期的韋乃鳳,路過臺中火車站時,巧遇慈濟志工舉辦的骨髓幹細胞抽血建檔活動,當場捲袖完成建檔。她口中輕鬆的「路過就順便」,拯救了近千公里之遙的陌生人。
「當時的心念就是相信慈濟,相信證嚴上人推動捐贈造血幹細胞一定是安全的。」韋乃鳳的先生不但認同妻子捐贈的決定,更體恤妻子包辦家事,讓她可以好好休息。
圍繞著圓桌餐敘時,韋乃鳳再度取出由志工輾轉獲得受贈者寄來的手套。九年來,家人不時想像受贈者的性別、模樣。因為志工曾經透漏受贈者體重近九十公斤,所以揣測應該是男性,不過這手套應該是家人織的……等等。惦記著遠方不知名的朋友,成為這家人共同的話題,希望她(他)好好活著是一家人誠心的祝福。
因為生病體重從九十掉到四十多公斤的潘紫馨,目前體態已恢復至微胖。她說自己現在有兩個生日,一個是爸爸、媽媽給的;一個是移植那天,眼前這位救命恩人賜予的。潘紫馨小姐何其有幸,在生命谷底轉折處,有相知、相惜好友扶持;有素昧平生貴人救命。好好活著是她收到最大的祝福!

 

 

圖左 :來自香港的潘紫馨(左)小姐,2009年接受骨髓移植,成為慈濟骨髓幹細胞第2043例受贈者。第三次來臺,有別於以往玩樂心態,這次在摯友袁少娟(右)小姐陪同下,帶著滿懷感恩心情,期待和生命中的貴人,幹細胞捐贈者相見歡。[攝影者:孫保源]

 

圖右 :家住臺中的捐贈者韋乃鳳(中)由骨捐關懷小組志工王孟專、先生、兒女陪伴北上與受贈者潘紫馨(左一)相見歡。會後茶敘時,韋乃鳳致贈家鄉臺中名產太陽餅。[攝影者:孫保源]

 

圖左 :因為生病體重從九十掉到四十多公斤的潘紫馨,目前體態已恢復至微胖。她說自己現在有兩個生日,一個是爸媽給的,一個是移植那天。圖前排:受贈者潘紫馨(右一)、捐贈者韋乃鳳闔家。[攝影者:孫保源]

 

 


2018/11/06| ◎黃雪真/志業體活動報導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8:14

同一天生日 共創生命奇蹟

洪麗華(左)一圓六年來的心願,見到當年捐贈造血幹細胞給她的陳姝均(右)。陳姝均說看見洪麗華健康平安,就是最棒的禮物。[攝影者:張晏瑜]

「妳的血液,檢查出白血球指數20多萬,『血癌』妳聽過嗎?妳就是血癌……」當醫師告知洪麗華檢驗結果時,她接受不了這突來的打擊,淚水不停奪眶而出,心想:「我怎麼會得這種病?女兒才國小五年級,很多事還不會自己處理,她那麼熱愛跳舞怎麼辦?」回想起六年前被診斷血癌時的驚訝,此刻洪麗華心中擁有更多的是感恩。
◎奇蹟出現生命曙光再現

2012年,才剛過完農曆年,洪麗華因感到頭痛、發燒,當成感冒治療,但不見起色。又因身體感到極度疲累,腿上有瘀青,經過一個多月還未消去,到診所抽血檢驗後,白血球高出正常值的好幾倍,醫師要她趕緊到大醫院再做詳細檢查。
「妳就是血癌。」這晴天霹靂的消息,讓洪麗華坐在候診區整整哭了一小時。抒發情緒後,天性樂觀的她,決定積極配合醫師治療。隨之而來的化療,讓洪麗華的身體變得虛弱,沒有力氣下床,連整個口腔都潰爛無法咀嚼,種種身心上的痛楚,她都努力撐過去,「我怕!我真的活不下去了,女兒那麼小就沒有媽媽,那該怎麼辦?」
為了能安心治療,也怕留下遺憾,洪麗華連遺書都寫好了。就在進行四次化療後,醫師提出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的建議,雖然對恢復健康有期待,但洪麗華也想:「那麼多人都在等,我不見得是那個幸運的人。」所以她對幹細胞配對沒抱什麼希望。
申請配對後,奇蹟就在八天後出現了,從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配對成功,生命曙光再現。雖然移植康復過程很艱辛,但所有辛苦都值得努力。在家休養三個月後,洪麗華就回到公司上班,慢慢地恢復生活作息,她心裡更有一個心願:「希望有一天,能親自向捐贈者說感恩。」
◎對的事做就對了
父母親都是慈濟志工,讓陳姝均常有機會參加慈濟活動,2006年,剛好看到宣導造血幹細胞捐贈驗血建檔活動,她二話不說挽袖參加。「2012年,突然接到有人與我配對成功。」讓陳姝均開心的不得了,真的有機會去幫到一個人。
陳姝均的捐贈過程,除了因為施打血球生長激素而有些短暫不舒服外,其他過程就像捐血一樣。心念單純的她表示,「只花我一點時間,只拿走我身上一點點東西,就能幫助到另一個人過著正常的日子,如果這個機會沒了,也許那位患者的生存機會也會消失。」
除了捐贈造血幹細胞外,陳姝均連器官捐贈及大體捐贈同意書都簽好了。「人如果走了,什麼都帶不走,也留不下任何東西,若能讓軀體發揮作用,才是真的物盡其用。」她真誠表示:「對的事,做就對了。」
◎重生之日特別的生日禮物

2018年11月3日,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於新北市慈濟三重園區,舉行二十五周年慶暨相見歡活動,洪麗華一圓六年來的心願,見到當年捐贈造血幹細胞給她的陳姝均。
平日充滿陽光朝氣的陳姝均,難掩心中的激動,邊擦眼淚邊走上臺,二人一見面相擁而泣。「我一直都很幸運,所以妳也很幸運很快就配對成功。」陳姝均哭紅了雙眼,不忘幽默的向洪麗華說。
洪麗華激動的感恩年輕的陳姝均,因為當年所捐贈健康的造血幹細胞,讓她這六年來沒有排斥,很健康的活下來,讓她的女兒還有媽媽。二人同是O型血,擁有開朗樂觀的個性。「我生病前頭髮粗黑,移植後髮質變細、髮色偏黃。」洪麗華以前除了參加家庭旅遊外,鮮少出外旅遊;接受造血幹細胞移植後,特別喜歡旅遊,這些改變都與陳姝均極為相似。
二人的相同點不僅於此,竟然連生日都是同月同日,讓洪麗華與陳姝均都驚呼這段緣分太奇妙了,現場所有觀禮者,同聲為數日後將過生日的二人唱著〈生日快樂〉,而這場相見歡,也是二人最特別的生日禮物。
重生的每一天,洪麗華心中充滿著珍惜與感恩,她要把握健康的身體努力做善事。此外,她的兒子也在滿十八歲後,參加造血幹細胞驗血建檔,把陳姝均對媽媽的大愛化作行動,延續下去。

 

 


圖左 :回想起六年前被診斷血癌時的驚訝,等待「相見歡」的時刻,洪麗華(右)心中擁有更多的是感恩。[攝影者:張晏瑜]
圖右 :想要陪女兒長大的心念,讓洪麗華(中)撐過化療的身心痛楚,努力活下來。[攝影者:張晏瑜]

 

 


圖左 :奇蹟就在申請配對第八天出現。捐贈者陳姝均(左二)難掩心中的激動,與洪麗華一見面相擁而泣。[攝影者:張晏瑜]
圖右 :所有觀禮者,同聲為同月同日生的洪麗華與陳姝均唱〈生日快樂〉歌。[攝影者:張晏瑜]

 

圖左 :洪麗華及其子女,分別寫了感恩卡送給陳姝均,表達心中無盡的謝意。[攝影者:張晏瑜]







2018/11/04| ◎陳清香/志業體活動報導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8:29

先生變小姐 「喬峰」獲重生

 

 

受贈者李勤堅先生、捐贈者張依婷小姐,參加骨髓幹細胞中心25週年慶,兩人因「第六對相遇」而結緣。[攝影者:黃炳添]

二十五年前,因為搶救生命的一念悲心,慈濟成立了「骨髓捐贈資料中心」(二○○二年改制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儘管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僅需要醫療專業還需要破除國人「抽龍骨水會傷身」的觀念,還要有更多人願意提供造血幹細胞,讓罹患白血病也就是血癌的患者有機會重生。
二十五年來,有五千二百位配對成功,不只是救了一個人,也連帶救了他整個家庭。11月3日,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在慈濟三重志業園區,舉辦周年慶以及捐贈者與受贈者的相見歡活動,得見救命恩人以及生命的奇蹟,雙方感動無比,場面溫馨感人。
◎一家支柱不能倒
來自香港的李勤堅先生,是第2103例骨髓幹細胞移植成功的受贈者。李先生原本從事室內裝修工作,平時也會抽菸。2009年的大年初一,他開始出現發燒現象,連續幾日就醫不見好轉,持續高燒。元宵節次日,他到醫院就診,醫生告訴他:「你罹患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AML)」。難以置信的他生氣罵醫生:「你有沒有搞錯?」醫生耐心地解說,雖然無奈,也只能接受漫長化療。因為不想讓家人擔心,李勤堅心裡嘴裡都嚷嚷「我死不了!」他選擇堅強樂觀地面對接下來的考驗。
治療過程中,醫生告訴他:「想要痊癒,唯有換骨髓一途。」祖籍福建的他,家族散居印尼、美國、中國等地,親人寄回他們的血液資料,卻無一相吻合。因為有醫師「你一定可以配對到」的鼓勵,他懷抱著希望的等待。好消息來了,中國、日本和臺灣都有與他相似的基因,醫師精挑細選,告訴他臺灣的最適合,一年後,他安心地接受手術。
手術前體重八十五公斤的李勤堅,兩週後驟減到六十九公斤,他幽默地跟醫生說:「這個(方式)減重好。」雖然成功移植,但還是有排斥現象。彼時,不知道捐贈者性別的他,想像應該是來自年輕的女性;因為,出院後他接、打電話時,對方聽到他的聲音,會稱呼他:「李小姐」。不只聲音有變化,新的週邊血幹細胞注入後,他的頭髮、皮膚出現白化現象,他說:「我去餐廳吃飯時,人家用英文要跟我交談。」自認自己比兒子帥,甚至頗有港劇《天龍八部》中喬峰(黃日華飾)神韻的他,化身成了外國人,他自己都覺得好笑。
回想九年前得知父親罹病時,陪伴父親前來的飛揚和弟弟俊林難忘當時的心情。不曾經歷親人生重病的他們,第一個時間是反應不過來。正忙著高考的大兒子飛揚,得知後的第一個念頭是:「我還有二個弟弟、一個妹妹,如果爸爸倒下去了,我們要怎麼辦?慶幸爸爸健康存活下來了。」他接著說:「以前,要我做骨髓捐贈,可能還要再考慮;如今,若有人需要,我會豪不猶豫的捐贈。」
一直覺得爸爸很寵愛孩子,以爸爸為天的老二俊林,從不曾想過爸爸會提早離開,「如果爸爸生命就這樣結束,我會非常後悔,因為我還來不及回報他。」他感謝眼前的「美女」張依婷捐贈的大愛,讓父親生命能夠延續,給了他孝順爸爸的機會,彌補來不及的遺憾。
◎唯一機會要把握
相見歡前,捐贈者是男是女、是年老或年輕,父子各有猜測,飛揚覺得:「應該會是男生,因為抽血很痛,男生會比較勇敢。」鑑於爸爸的排斥現象,俊林則認為是女生。當先到場的受贈者看著捐贈者一一入場時,李先生指著張依婷跟兒子說:「就是她,肯定是這個。」血液相連,他的直覺沒有錯,身材高挑亮麗的張依婷,確實是捐贈週邊血幹細胞給他的人。

2007年10月,就讀大學的張依婷,學校辦理造血幹細胞驗血活動,同學邀她一起去。本以為是要捐血,到了現場才知不是;志工解說後,她了解其中意義,仍然挽袖抽血建檔。二年後,接到通知配對成功,她滿心歡喜:「像中樂透一樣。」尤其聽聞「我是唯一可以救他的人」時,她更堅定救人的心。
然而家人卻有疑慮,尤其是爸爸,擔心寶貝女兒捐造血幹細胞,會不會影響健康甚或不孕。經過關懷小組志工詳細解說後,爸爸了解「救人一命,無損己身」放下擔心,請張依婷自己決定,她還是樂於把握機會,完成這份救人使命。
有心的張依婷,一路蒐集自己從建檔到捐贈工程,參訪靜思精舍的記錄,包括2010年3月3日完成捐贈心願後,收到骨髓幹細胞中心轉來李先生子女的感謝卡片,從中得知受贈者是一位爸爸;她想像:或許是一位和爸爸一樣愛護子女的父親。今日相見歡,陪伴她前來的姊姊夢茹,還有李先生父子,很自然湧起親切的感覺,宛如家人般互動。她和李先生合照起來還頗有父女的味道,李先生也拿出女兒的照片比對,笑著和兒子說:「你看,她有沒有像你妹妹減肥後的樣子。」
很開心看到健康的李先生,人美心也美的張依婷,祝福李先生健健康康,一家和樂幸福。明年即將大喜的張依婷強調:「捐贈造血幹細胞對健康沒有任何影響,有這樣救人的好因緣,讓我天天都很開心。」
茫茫人海,除了親人,唯有透過驗血建檔比對,才有可能牽起這「第六對」的緣分。你願意成就這十萬分之一的救人機會嗎?歡迎你像張小姐一樣,把握機緣,成為另一個人、另一個家庭的救命恩人。

 

 


圖左 :來自香港的李勤堅先生是第2103例造血幹細胞的受贈者,頗似港劇《天龍八部》的喬峰(黃日華飾)。[攝影者:黃炳添]
圖右 :李飛揚(右)和弟弟李俊林(中)陪爸爸,從香港飛來臺灣參加髓緣相見歡。[攝影者:黃炳添]

 

 


圖左 :李勤堅先生展示他手術後瘦了十幾公斤的照片,曾幽默地跟醫生表示因病減肥也不錯。[攝影者:黃炳添]
圖右 :受贈者李先生父子、捐贈者張依婷和姊姊夢茹相見歡,很自然湧起親切的感覺,宛如家人般互動。[攝影者:黃炳添]

 

圖左 :李勤堅先生的女兒美兒(左三),中午時趕來跟大家會師,歡喜合影。[攝影者:黃炳添]
 

週五, 16 十一月 2018 08:56

女兒的智慧 幹細胞接力達陣

(左起)越南爸爸、媽媽、小男孩Viet Tung Le Quang現年七歲,一句「Thank You」勝過千言萬語,面對捐贈者趙芳翊表達無限感恩,四目真情相望,趙芳翊說自己彷彿多了一位兒子。[攝影者:羅景譽]

司儀尤慧雯引言揭開序幕,首先播放臺、越醫療合作治療血癌成功的紀錄短片——2005年時二十七歲的越南腦神經外科醫師黃清浚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在慈濟越南分會的協助之下來臺,在臺大醫院接受化學治療及骨髓移植。近年來越南籍新住民增加,臺越通婚頻繁增加新的配型,因此在找尋造血幹細胞配對的機會亦跟著增加。醫療跨國合作的成功案例,象徵醫療學術交流的重要性,2018年11月4日APBMT(亞太血液及骨髓移植大會)慈濟研討會,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隆重展開。
在會議尾聲造血幹細胞「捐贈者與受贈者相見歡」,受贈者越南小男童Viet Tung Le Quang,和捐贈者趙芳翊第一次相見。小男童二個月大時確診罹患罕見白血病,往德國、日本尋覓不著,最後在慈濟骨髓資料庫找到合適的配對,於九個月大時,2012年7月由臺北榮總兒童血液腫瘤科醫師顏秀如完成了移植手術,臺越跨國,骨髓之愛救援成功又累積一例。小男孩現年七歲,一句「Thank You」勝過千言萬語,面對面向捐贈者趙芳翊表達無限感恩,四目真情相望,捐贈者趙芳翊說自己彷彿多了一位兒子。
芳翊2010年大學三年級參加造血幹細胞血樣建檔,2012年7月配對到捐贈完成之後,每天對著掛在房間裡,慈濟師姊贈送的「髓緣之愛」筆墨裱框,一直會想到他(或她),總是默默祝福這位受贈者,希望他(她)一定要好好的。這次透過花蓮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捎來邀請要相見歡,她說感覺鬆了一口氣,他(或她)是健康的;當時捐贈時還沒結婚,芳翊年輕人的心中有個使命感,想到自己在大學時是人生最精彩、最有夢想、最有希望的年紀,她希望這位受贈者也可以有機會多看看這個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當年慈濟骨髓關懷小組找上門時,面對爸爸、媽媽強烈的反對以及妹妹也沒有支持,芳翊還沒結婚不知道會不會影響生育……他們害怕,所以不變是最好的安全系數。芳翊說感覺最困難抉擇的,不是去執行,而是家人不理解、不支持,覺得會比較有負擔一點。
然而讀大學社會工作系時,老師有句話深深地種在她心田裡,「社工的專業在於你今天介入,如果這個案主因為你的介入幫助之下,他的生命可以轉彎的時候,就是社工的價值所在。」她個人很有意願要做捐贈,又骨髓小組志工提到:「一定是你最適合這一個,才會選你。」
所以她進一步和媽媽溝通說,現在沒有做這事情,看來也許沒有甚麼感覺,但是一年後看、五年後想到、十年後再想到,甚至是我們人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想到,它一定是一個很大的遺憾,就是「當時怎麼沒有去做這件事情!」
今天藉亞太研討會平臺相見歡,雙方家屬都聯袂參加,激動地互相擁抱,小男孩的父親深深道出感恩:「非常感恩慈濟、捐贈者、和醫師們救了小兒子,臺北就是我們第二個家!」芳翊的媽媽陳淑珠女士也表達:「因為女兒有智慧,堅持下來去做造血幹細胞捐贈,在社會能救一個生命,是無價的,現在才能享受甜美助人的果實,希望社會更多人認同骨髓幹細胞的捐贈。」
陳淑珠女士很感謝女兒的智慧,說自己結婚後為家庭忙碌著,盼的是賺錢回來,沒有在思考生命的價值;退休後有佛教的信仰,更清楚經濟能力的享受只是數十年,而生命的可貴在於可以做很多有意義的事,代代相傳,現在她甚至也鼓勵人家做器官捐贈。
而經歷過陪伴姊姊到花蓮慈院做周邊血造血幹細胞捐贈的妹妹趙嘉慧,說比局部麻醉還清醒,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而且發現慈濟在這一塊規劃地很好,真的很不簡單、也不容易。她要跟進,心願是先將BMI減到四十以下之後,然後去建檔,因為若好不容易配對成功卻因為自身健康因素沒有辦法捐贈,就很可惜。
除了爸爸、媽媽、妹妹還有先生、滿周歲的兒子與公公、婆婆都一起來分享這份喜樂。公公、婆婆直到要來相見歡才知道媳婦是造血幹細胞的捐贈者,很佩服趙芳翊的勇氣,公公表達以前只知道捐血,對於捐贈周邊血幹細胞比較不瞭解,他還會上網蒐集相關知識、常識,讓自己更瞭解外,也要幫忙推廣。
芳翊的智慧,見證「救人一命無損己身」。

 

 

圖左 :司儀尤慧雯介紹第2915例,(左起)造血幹細胞捐贈者趙芳翊、媽媽陳淑珠、夫婿黃先生,經過六年即將和受贈者相見歡,趙芳翊表達很緊張、很興奮。[攝影者:羅景譽]
圖右 :造血幹細胞受贈者的奶奶(左)和捐贈者的媽媽相互熱情擁抱,對於生命創造生命的意義銘感於心。[攝影者:羅景譽]

 


圖左 :造血幹細胞捐贈者趙芳翊,後來也覓得良婿黃先生還有一個滿周歲的寶貝,讓父母安心捐髓是捐贈周邊血造血幹細胞,不影響生育;同時也帶動家屬認識及認同「救人一命無損己身」。[攝影者:陳何嬌]
圖右 :骨髓小組志工王雪燕(左一)、蔡素宜(右一)幾年來一直陪伴、關懷著造血幹細胞捐贈者;今日相見歡婆家、娘家齊來分享喜樂,(右起)妹妹、爸爸、媽媽、夫婿黃先生、兒子、趙芳翊、婆婆、公公。[攝影者:陳何嬌]

 

 

圖左 :趙芳翊的婆婆將懷抱中已睡著的小孫兒,讓受贈者男孩看看,他再生媽媽生的弟弟。[攝影者:黃銘村]
圖右 :於2018APBMT(亞太血液及骨髓移植大會)慈濟研討會上,受贈者小男童Viet Tung Le Quang遠從越南來與臺灣捐贈者趙芳翊相見歡,雙方家屬喜樂大團圓;主治醫師臺北榮總兒童血液腫瘤科醫師顏秀(右三)受邀而來,表達非常榮幸成功達成醫務,也替受贈者健康長大感到無比高興。[攝影者:黃銘村]

 

 

2018/11/08| ◎林瑩欣,柯玲蘭/志業體活動報導

週四, 26 九月 2013 09:10

護髓元老使命搭起生命橋

「抽骨髓很可怕又很痛,你怎麼敢捐?」只見楊小姐冷靜地回答他:「我不怕,我只想救人。」在一旁的骨髓關懷小組志工林雪珠當下捏把冷汗,也佩服楊小姐的堅定。
要堅持推動一件事長達二十年,若不是強大信念、天性中有著不畏艱難的毅力支持,應該很容易就半途而廢了。1991年8月受證成為慈濟委員的林雪珠,是1993年慈濟舉辦第一場骨髓捐贈驗血活動的現場工作人員,也是慈濟骨髓關懷小組成立的第一批志工之一。
二十年來,她一直做著同樣的事,為了血液疾病患者的重生希望而努力,同時,也不忘將經驗傳承給願意投入的後進志工們……

第一場驗血活動見證人
慈濟志工在社區進行訪視工作時,發現照顧戶常需要醫療相關的衛教或關懷,所以慈濟臺中分會在1992年成立醫務室,募集了一百多位醫務志工,由林雪珠承擔醫務組的志工組長。

1993年12月21日,證嚴上人行腳來到慈濟臺中分會。「師父說,她想成立臺灣第一座骨髓資料庫,但是必須在最快時間募到兩萬人才能正式成立,問我們的意見,說同意的請舉手。」即使對於骨髓捐贈還不了解,雪珠說:「因為我們相信師父,大家都很勇敢的舉手。」
這群聽話的弟子就這樣開始投入這項從無到有、從零啟動的全新任務,完全不知道推動這件好事竟然會遇到那麼多的困難。

「林美蘭師姊向上人報告,24日剛好有一個健行活動,地點在彰化八卦山旁的成功營區,上人建議我們可以在那裡設一個攤位,當民眾健行下山來,可以順便建檔募集骨髓資料。」中區這群醫務志工理所當然成為那天驗血活動現場的醫務志工。隔一年(1994年),關懷小組成立,林雪珠也是當然成員。
使命必達從過程中學習
「只要一通電話,我就是要使命必達。」林雪珠提起早年要尋找捐贈者的情形,「從雲林到竹南都是我關懷的區域,常常東奔西跑地找人,回到沙鹿已經深夜兩、三點了。」林雪珠感謝先生王吉清的支持,才能讓她無後顧之憂。
一開始接手關懷小組的工作,可說是見招拆招,戰戰兢兢地面對。林雪珠接手的第一位捐髓者楊小姐,就讓她感動不已。
記得她陪楊小姐到某大醫院抽自備血,醫生竟對楊小姐說:「抽骨髓很可怕又很痛,你怎麼敢捐?」只見楊小姐冷靜地回答他:「我不怕,我只想救人。」
在一旁的雪珠當下捏把冷汗,也佩服楊小姐的堅定。雪珠說:「在抽髓前夕,她(楊小姐)母親反對,還揚言要開記者會,那時我沒有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結果是楊小姐很有智慧地告訴她母親,她是要藉此機會作免費健檢。」
初期由腸骨抽骨髓是要住院過夜,楊小姐又對家裡說是健檢完要到同學家玩,然後語氣堅定地對關懷小組志工說:「師姑,妳們安心,我就是要救人。」抽完骨髓後問她:「痛嗎?」看她眉毛一皺但表情愉悅地說:「不用擔心,不痛,能夠救人真好!」
骨髓資料庫下設關懷志工,慈濟應該是全世界首創,因為是首創,沒有經驗可循,志工只好從實務過程中學習,邊做邊汲取經驗。想起因為自己沒經驗而讓捐者受苦,雪珠還是很心疼:「有捐者對麻藥過敏,我卻急著為他食補,結果害他吐得慘兮兮、面色發白,捐髓者卻安慰我們說:『很不好意思,是我自己體質不好,還忙累了大家。』」

熱愛生命一心一志
雪珠堅持而不退轉的勇氣和毅力,來自於對捐贈者和受贈者的敬意與疼惜,能二十年做著同一件事的心情也是這麼清澈單純,「許多病患與病魔搏鬥的毅力和勇氣,讓我深受震撼,而捐贈者的無私付出更讓我很感動,就這樣一直在關懷小組的行列裡了。」
「有才四十幾公斤的年輕女孩不顧父母反對,執意救九十多公斤的男病人。」、「有平常連捐血都不敢的人,還有以為是要抽龍骨骨髓的人,都毫不考慮的答應。」
「有一個受贈者的男友,為了讓女友安心接受骨髓移植手術,瞞著家人在移植前趕辦結婚手續,接著默默地負擔女友家中的經濟,不離不棄。」每每接觸到這些生命中的真心摯情,林雪珠說:「我覺得自己任務深重,只有一心一志做該做的事。」
峰迴路轉  結局圓滿
曾經有一次,病患已經進行了殲滅療法,在無菌室裡等待著骨髓造血幹細胞。但就在移植前,林雪珠突然接到電話被告知:「捐者不想捐了,因為爸爸反對,如果女兒堅持去捐髓就要斷絕父女關係。」
當時雪珠非常著急,因為這已經是病人生死交關的時刻,她立刻回報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關懷小組總幹事陳乃裕也立即從花蓮趕到臺中,與志工們商討該如何處理。
雪珠知道李小姐在臺中某大醫院上班,立即和二位志工洪麗淑、饒慧萍一起趕到李小姐上班的醫院和李小姐見面。
李小姐哭得很傷心,情緒也很激動,志工安慰之後,李小姐說她要回去考慮考慮。那天下午,雪珠和志工洪麗淑在李小姐家門外站了兩個小時,明知李小姐在家,但她就是不出來開門。
同時間,其他志工也到處打聽消息,得知另一位關懷小組志工陳燕燕的先生──王人澍醫師(現職為臺中慈濟醫院副院長)也在該醫院上班,而且是慈濟人醫會的成員。大家很快就找到陳燕燕及王醫師,一問之下才知道多麼巧,李小姐竟然是王醫師的助理。
「王醫師說這件事由他來處理,請我們稍安勿躁,但要隨時保持聯繫。」隔天中午,王醫師請李小姐用餐相談:「聽說你發願捐髓救人,我覺得你很偉大。」
接著跟李小姐分享了一個故事,「有一個人掉到海裡,一直不斷的喊救命,岸邊很多的人都在看著,這時候有一個人很勇敢地跳下去要救他,游到一半覺得很可怕又游回來了。游回來之後有人問他,你為何突然又游回來了?他說他怕自己會沉下去。旁邊的人說:如果當初你不舉手可能別人也會舉手,他有機會被救上岸的,你突然半途而廢讓對方都沒機會被救了,如果他死了你做何感想?」
王醫師請李小姐再考慮一下。「這位需被救的患者已經作高劑量化療,已經進無菌室,需要有人救他,你如果放棄了,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他的。」
到了週末,王醫師夫妻受醫院一位副院長的邀請去教堂參加彌撒。王醫師虔誠地禱告:「上帝啊!上帝!現在有一個孩子需要骨髓,捐贈者願意,但是她的爸爸不答應……」這時,王醫師手機突然響了,話機另一頭的李小姐一邊講一邊哭,說她願意捐髓救人,陳燕燕連忙接過手機安慰李小姐:「好孩子你不要哭,你願意去醫治另外一個人,從頭到尾師母都會來陪你。師母讓你靠,相信你現在的付出不會讓你後悔的。」
王人澍醫師說:「愛就像漣漪一樣,是有感染力的。同事知道李小姐救人的事蹟後,許多人都煮補湯為她補身體。原本是約聘職的李小姐期滿要離開時,王醫師說:「我祝福你,找工作如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說。」
後來李小姐想應徵大學教職,找王醫師寫推薦函,王醫師在推薦函中細述著:「她是一個很陽光開朗的人,凡事都會說沒問題,也做骨髓捐贈救人,如果你們不錄取她就太可惜了。」果然,李小姐順利地被錄取了。
林雪珠笑著說,這整個過程,可是充滿著變數,人人上緊發條、緊張又擔心、又要跟時間賽跑,動員了多少人力配合,甚至花費了許多交通費用才能圓滿。雪珠說:「真是一善念動三千世界啊!」
傳承宣導願人人樂捐
「剛開始作骨髓關懷的時候,我的重點放在勸捐骨髓上,直到去了醫院關懷病患後,才更深切體會到,病患家屬擔心的是什麼?透過捐髓,有希望維繫生命,延續家庭的幸福。」
雪珠也提到她這麼多年下來的理解。「佛教講因緣,我覺得,能配對成功要有宿世的因緣,我們骨髓關懷小組是站在關懷的角度,我們有責任跟義務跟對方解說,對方有權利答應或拒絕,我們不會勉強對方。就是用戒慎虔誠的心在做這件事。」
「雪珠師姊在做骨髓關懷這部分很資深,她人面廣、人緣也好,全年無休,每週固定到醫院去關懷病患。」累積多年的經驗,雪珠的存在已經給夥伴一種安定沉穩的感覺。臺中西屯區骨髓關懷小組志工王孟專說:「剛開始醫院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這群慈濟人,漸漸的院方了解是上人慈悲,要慈濟志工去關懷血液疾病患者。現在看到慈濟志工出現在醫院時,都會笑臉和我們親切打招呼了。」
二十年始終如一,林雪珠強調:「我只是一個橋梁,有人想救人,有人想被救,我們都是站在尊重生命的立場,鼓勵對方,為了打造生命的希望工程,讓捐者心安,受者平安,能成就每一個到來的因緣。」雪珠說,她會更努力推廣,讓社會大眾更瞭解骨髓捐贈,而在不久的將來,更希望能看到人人都樂於捐髓,圓滿成就每一個救人的好因緣。
(文:邱淑絹本文摘自:《髓緣二十愛流轉》、《慈濟》月刊)
 (轉載慈濟全球資訊網http://www.tzuchi.org.tw/

週二, 24 十二月 2013 03:22

慈濟髓緣 匈牙利首相遇

「海外移植案例至九月底已超過二千一百例,如今又牽起這段匈牙利髓緣,讓二十九個國家地區的病人受惠,在在顯示了臺灣是個愛心之島。」花蓮慈濟醫院院長高瑞和開心地表示。
花蓮慈濟醫院骨髓幹細胞中心,跨越國界種族的髓緣之愛首次傳到匈牙利,這也是慈濟骨髓資料庫捐贈的第二十九國家。

 

首例匈牙利髓緣

8 日上午,來自匈牙利國家急難救助服務機構(Hungarian National Ambulance Service)的取髓人員Mr.ILLES, CSABA從花蓮慈院高瑞和院長手中接過周邊血幹細胞,這不但是慈濟骨髓資料庫第三千三百四十例捐贈案例,也是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成立二十年來首例匈牙利髓緣。
歷經三次轉機,從匈牙利千里迢迢來到臺灣的取髓人員Mr.ILLES, CSABA謹慎地再三確認資料,因為一袋造血幹細胞就是一條寶貴生命的重生希望。而捐髓者也分享,在等待捐贈的這段時日裡,他的生活保持正常作息,以「平常心、歡喜心」配合幹細胞中心作業外,也祝福這位遠在匈牙利的受贈者,在接受他的造血幹細胞後能早日康復,重燃生命的春天。
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主任楊國梁表示,在配對過程中,主要是針對雙方的「免疫基因型(HLA)」五組,共十個位點進行比對,通常十個位點中有八個符合就能進行移植,而這次的案例是十個位點全部符合,真的是很難得的因緣,也祝福接受這份造血幹細胞的個案能早日康復。
高瑞和院長表示,慈濟骨髓資料庫已聚集三十七萬志願捐贈者,目前平均每年有三百多例捐髓者,幾乎每天都在做搶救生命的工作,捐贈案例數不僅已累計有三千三百四十例,其中海外移植案例至九月底已超過二千一百例,如今又牽起這段匈牙利髓緣,讓二十九個國家地區的病人受惠,在在顯示了臺灣是個愛心之島,相信不久一定能與第三十國家牽起髓緣之愛。
慈濟的骨髓捐贈大愛,已經擴散在全球各地,2013年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廿周年慶前夕,受髓者紛紛從各地來到花蓮,為了與救命恩人相見。

 

 

整整花了三十六個小時,遠從南非約翰尼斯堡(Johannesburg)來到花蓮,但四十五歲的阿姆瑞特臉上沒有絲毫倦容。她的太太就坐在身旁,兩人都是印度裔,有著深遂的雙眸、咖啡色的皮膚。談起從生病到重生的過程,儘管他的表情始終平靜,但內心澎湃的情緒,卻從言談中一點一點流露出來……
驚慌失措的家人
2003年他發現身上出現淤青,儘管內心起疑,但也很快找個理由讓自己心安,「大概在哪裡撞到了吧!」不久,在銀行上班的太太,剛好排定要做身體健康檢查,陪同的阿姆瑞特隨口問醫師,有關身上淤青的事。
「先抽血看看。」醫師說。當天晚上檢查報告出爐,他得了「CML慢性骨髓性白血病」。
「什麼是CML?」在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疾病的情況下,整個家族就已陷入恐慌。他本人更震驚,完全不能接受,不斷說著、想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偏偏是我?」
阿姆瑞特三十五歲,太太小他一歲,無論工作、家庭都很平順,還有兩個九歲、五歲的孩子。「太太和孩子怎麼辦?」他幾次緊閉著雙眼問蒼天,心痛到淚流滿面。
有兩週的時間,他整個人像失了魂魄的軀體,在茫茫大海上漂流。突然有一天,他想起了死去的爸爸,想起了自己在十一歲失去父親的孤單、無助。當爸爸和兩個孩子的身影交互重疊時,阿姆瑞特醒了,腦袋一下子清醒過來──他決定不讓往事重演。「治療吧!」他告訴太太。
尋找救命的希望
化療的副作用讓他吃盡苦頭,身體虛弱得連說話的力量也沒有,有時還會持續幾天的高燒,加上口腔潰爛導致無法進食。九個月後,原本八十八公斤的他,瘦到只剩四十五公斤,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不得已,他決定放棄化療,轉而尋求骨髓配對,但親屬間沒有合適者。

2005 年2月,他就在泰國找到百分之百相合的配對者。這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讓他和家人有了一絲希望;不久後,上天又把這樣禮物狠狠地從他手上奪走,完全不留一絲情面,因為對方突然反悔。醫師安慰他,「再往其他的國家找找看。」這次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因為前一次破滅的傷口還沒痊癒,他沒把握有力氣再次承受。

6月,當幸運之神再次降臨時,他不敢高興太早,等到臺灣的捐髓者確定願意時,才真正放下心頭上壓著的大石頭。雖然石頭拿開了,但阿姆瑞特還有另一道難題──僅有百分之七十的吻合度。
儘管有風險,但他真的累了,也不想再繼續等下去。也許幾年後,會有一個人和他百分之百吻合;也許那個人永遠不會出現。但無論如何,他決定這次要動手術,很快在7月便做了骨髓移植。

 

想像中的恩人
移植很成功,也安然度過艱難的排斥期。當有人問起他有何改變時,他習慣聳聳肩,露出俏皮地笑容說:「不確定這是不是捐髓者對我的改變,還是這場病讓我更懂得珍惜生命。」過去個性保守的他,凡事都要深思熟慮;現在不一樣了,變得很豪爽,「OK」常掛在嘴邊。
雖然七年來沒有任何有關救命恩人的蛛絲馬跡,他還是憑空創造了想像中的恩人──大約四十歲的男性,頭髪微捲,身高一百七十到一百八十公分左右。阿姆瑞特喜歡英國的曼徹斯特足球聯隊,看球賽時,他總會這麼開心地想著,「如果他和我一樣支持曼徹斯特隊的話,那就太好了。」
沒有任何的字眼可以表達他內心的感激,見面時,他只想告訴對方:因為他的愛心,讓自己的媽媽還有兒子,讓太太還有先生,讓孩子還有爸爸。

2013年9月19日下午,當來自新竹的尹先生出現在阿姆瑞特的眼前時,他走了幾步,在他面前跪下來,以手觸碰他的腳。這動作讓好多人嚇了一跳,他的太太隨後也做了同樣的動作。原來這是印度佛教徒的最大敬禮,代表他對救命恩人滿滿的感恩與謝意。
(文:彭薇勻、胡瑞珠花蓮報導2013/10/08)
(轉載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http://www.tzuchi.org.tw/

 

週二, 25 二月 2014 02:47

慈濟骨髓關懷小組介紹

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走過二十周年,從引導民眾參與骨髓資料庫的資料建立,到捐者的陪伴及受髓者的關懷,慈濟志工用心編織出緊密溫馨的關懷聯絡網。
一路走來,志工們有著不為人知的心情點滴和心路歷程,但他們總能時時將真心關切施於無助的受髓者身上,並將來自全球的讚歎,皆歸於充滿愛心的捐者與他們的家人。

尋找捐髓者陪伴進行捐贈

1993年10月,「慈濟骨髓資料庫」正式成立,並在慈濟志工大力宣導下,愛心響應人數大增;次年,配對成功的案例隨即到來,使得志工在宣導捐髓的任務外,進階至尋找散處各地的志願捐髓者,「慈濟骨髓關懷小組」應運而生。資料庫的驗血建檔,志願者只要抽取十西西血樣即可,和血癌病患配對成功後,才是實際捐髓的開始。關懷小組志工的任務,即是尋求遍布全臺各地的志願捐髓者,再勸動、陪伴他們進行捐贈。
早期資料庫建檔時,常發生字跡潦草以致辨識姓名有困難度,或電話號碼錯誤而找不到人;即使找到人,有時候花了許多心力溝通,但對方拒絕抽取骨髓,也是常有的事。即便如此,志工們仍盡心盡力找到捐者,促成非親屬間骨髓移植的生命印記。
當時為了方便患者,配對成功的捐者,均到受髓者就醫醫院進行抽髓手術;各區小組志工找到捐贈者後,將人交給受髓者當地的志工照顧,形成社區關懷結構;後期因法規問題,改由捐者全數到花蓮慈濟醫院抽髓,形成院區關懷結構。
完整生命關懷困境中不退卻

 

1995年,慈濟骨髓資料庫躍升華人第一大骨髓資料庫,小組志工宣導捐髓,或找尋志願者,接觸對象多為捐者的一方,對於在各地醫院就醫的病患,實難以接觸。2002年,改制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後,方能將關懷對象擴展到病患面。
是時,志工們除腳步不停地維持骨髓資料庫穩定成長外,遇有病患前來尋求配對,也會主動到病患就醫醫院或到府關懷,經由評估後,視其需要,提報慈濟基金會並給予經濟補助。
在完整的生命關懷背後,志工樂在其中,因為他們充分感受到來自病患內心深層的感恩,這分感動促使志工們無畏艱難的生命關懷任務。這二十年的時間,慈濟志工們沒有在困境中退卻,不斷努力,留下了動人的生命教育足跡。

(文:邱淑絹本文摘自:《髓緣二十愛流轉》、《慈濟》月刊)
(轉載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http://www.tzuchi.org.tw/)

週五, 06 十二月 2013 03:39

慈悲入骨 髓緣布施

失去親人的至痛,激起了人們與病魔抗爭的鬥志,而一位病患不願放棄的求生意志,卻成就了千百人的重生。
突破讓一線曙光普照大地
美國愛德華湯瑪斯博士(Dr.Edward Thomas)於1958年完成了人類史上,第一例宣告成功的骨髓幹細胞移植手術,當時接受移植的白血病患者,接受了自己同卵雙胞胎兄弟捐贈的骨髓幹細胞,病情旋即獲得緩解,證明了如果能取得免疫基因相符的造血幹細胞,末期白血病患就能獲得緩解,乃至復原的希望。

1992年,罹患血癌的旅美留學生溫文玲,因無法自美國及日本骨髓資料庫找到合適的骨髓,於是返臺推動非親屬造血幹細胞移植合法化,為自己,也為同病相憐的華人同胞求一線生機。1993年元月,帶著病痛的她來到花蓮拜見證嚴上人,敦請慈濟協助血液病患,建構臺灣骨髓資料庫。同年5月,立法院通過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修正案,廢除了骨髓捐贈只能限於三等親內的限制。
而後衛生署召開「骨髓捐贈資料庫」專案會議,委由慈濟承擔臺灣骨髓資料庫之建立與運作。待上人確認「救人一命,無損己身」後,「慈濟基金會骨髓捐贈資料中心」終於在1993年10月正式成立,全體慈濟人也同時展開全臺造血幹細胞捐贈驗血活動。
關懷受者也關懷施者的志工精神
對於造血幹細胞捐贈,上人一再強調:「絕不會為了救一個病人,而去傷害另一個健康的人。」本著搶救生命的悲懷,數以萬計非醫療專業的慈濟志工,便擔當起了勸捐的重責大任。就當時的民情風俗及觀念迷思下,勸捐是倍感艱辛的路。
在骨髓資料中心及慈濟志工的共同努力下,臺灣於1994年5月,成功完成了首例非親屬間的造血幹細胞移植。

1997年,骨髓中心成立人類白血球抗原檢測實驗室,改組為免疫基因實驗室後,讓原本必需出國進行的檢驗工作才落實「在地化」,配對準確率也大幅提升。
不管醫療科技如何進步,不變的是志工全面關懷的精神,為了讓捐贈者保持最佳的身心狀況,幫助受贈的病人爭取最大的生存機會,自配對成功後,由慈濟委員慈誠隊員組成的「關懷小組」,便會對捐贈者展開全程的陪伴。
關懷小組志工,曾歷經捐者健檢後改變主意不願捐髓,或半途因家人反對而喊停等狀況,但是憑著毅力和耐心,關懷小組多能護持捐贈者與受贈者完成造血幹細胞移植,完成救命的工作。這樣無微不至的關懷,恰是慈濟造血幹細胞捐贈的最大特色,也就是不僅關心受幫助的病人,也要讓救人的捐贈者,獲得應有的尊重與關懷。
引進新科技緣結全世界

自1993年成立「慈濟基金會骨髓捐贈資料中心」之後,致力於人類免疫基因組織類型(HLA)檢驗技術的研發,並與世界同步,引進造血幹細胞移植科技。為因應科技之改良與進步,慈濟骨髓捐贈資料中心於2001年元月開始收集臍帶血。

2002年4月30日改制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下轄免疫基因實驗室、臍帶血庫、臨床醫學暨研究組、捐贈活動暨關懷組、資料庫暨行政組等五個部門,以正式的非營利組織形式,推動造血幹細胞及臍帶血捐贈。及至10月份,衛生署通過將非親屬週邊血移植列為常規治療後,本中心亦積極引進相關技術,並於2003年8月,完成首例非親屬週邊血造血幹細胞移植。
此後,骨髓幹細胞捐贈、週邊血幹細胞捐贈及臍帶血捐贈,便成了「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守護生命的三大磐石。在2005年1月,與國際線上配對組織「全球骨髓及臍帶血捐贈資料庫」,共同慶祝全球骨捐資料突破一千萬筆時,臺灣的慈濟資料庫,也已匯集了二十八萬筆的愛心資料,相當於全球每百位潛在捐髓者中,就有二點八位是來至臺灣。

2005年,「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完成了第一千例幹細胞捐贈,2007年11月則完成第一千例海外幹細胞捐贈。在臍帶血庫方面,也已匯聚了二萬七千二百六十位新生小菩薩的臍帶血、初步篩選儲存了一萬二千五百四十九位(截至2013年8月)。
這近三十七萬筆血液資料和臍帶血,是臺灣寶貴的生命能量,也是臺灣殊勝的愛心存底。身為這愛心寶庫的守門人,「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將力求科技職能之日新又新,必定讓每一位捐贈者之愛心,發揮最大良能。同時也期待大家能持續支持捐髓救人的善行義舉,讓臺灣的愛心生生不息,廣被全球。
(轉載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http://www.tzuchi.org.tw/

週二, 24 九月 2013 00:00

救命82小時 感恩慈濟後盾

從事血液科工作數年以來,心心念念的就是如何在有限的能力內,為血癌病友多爭取一些時間,讓他們享受生命的喜悅。長期下來,看到許多病友的故事,雖然因工作繁忙而被放在記憶深處,但偶爾想起還是充滿感動。
談起骨髓移植,其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從健康的捐贈者體內取出配對相符合的骨髓,好好保存運送,直到植入病友體內。適逢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成立二十周年,藉機分享我的親身經歷,讓大家了解骨髓捐贈的過程,其實是許多人用小心翼翼、忐忑不安的心來接力完成。

責任重擔突臨  艱鉅取髓心路
四年前,小張(化名)被檢驗出罹患血癌,經過審慎討論,我們決定進行異體幹細胞移植,向命運之神爭取活下去的機會。雖然透過慈濟骨髓資料庫配對,初步找到了六位捐贈者檢驗HLA配型,但最終仍無法在臺灣找到合適的捐贈者。在不放棄任何希望的情況下,試著從國外的骨髓資料庫進行配對,終於幸運地在美國找到一位合適的捐贈者,而且對方也願意捐贈。雖然國外取髓費用驚人,得花費上百萬元,但對家人而言,沒有什麼是比孩子的生命更重要的了。
當年,臺大醫院跨國取髓的經驗只有多年前的一次而已,由於小張急需移植進行治療,骨髓移植團隊決定指派一位醫師飛到華盛頓,護送珍貴的幹細胞回國,當時尚年輕的我,便擔任起這項重要任務。
但隨之而來的各種擔憂,便開始在我心中盤旋不去:因為大老遠飛行半個地球到美國取來的骨髓不能壞掉,所以需要冷藏保存;也萬萬不能經由通關的X光機照射,不能遺失、被偷被搶,所以最好隨身攜帶生死與共;另外又不能被當成恐怖分子、或走私毒販盤查良久,因為病友的等待時間有限,況且取出的幹細胞有一定的期限,放太久就死光了。這些都不時提醒我,這將是一趟艱鉅的任務。
幸好慈濟骨髓資料庫在第一時間,便聯繫了美國慈濟華府分會執行長俞琇珍師姊,並協助和當地醫院聯繫的相關事宜,讓我著實安心了不少。原本規劃立即前往取髓,不過由於捐髓者的健康情況尚不適合,延後了一個月左右才順利成行。
團隊跨海接力  延續生命契機
出發當天,由於已透過醫院行政流程提出文件證明,再加上慈濟骨髓資料庫協助,沒過多久,我便坐在前往美國的飛機上,再從洛杉磯轉機到華盛頓,經過整整二十四小時,才終於抵達了華盛頓。那時才是霧濛濛的清晨五點,俞琇珍師姊與鄭懷松師兄兩位賢伉儷,早已抵達機場等候,熱情的他們,不但替我準備了環境幽靜、舒適的房間好好休息,為了保持我頭腦清醒,還特地安排了漫遊華盛頓行程,並參觀了當地的慈濟會所。
享用完會所豐盛的早餐後,我向志工說明這次取髓的困難處,由於兩地距離遙遠,幹細胞的保存將是一大困難,需要透過「冰寶」(保冷劑)維持冷度,但一般的冰寶通常只能維持七小時,到時候除了冷度不足,化成水的冰寶還可能無法通過檢查嚴密的國際機場。
在志工的協助下,我聯繫到了慈濟加州義診中心的王惠平師姊,她也答應請人到洛杉磯機場協助更換冰寶。由於還有一段時間,我們便先行前往取髓的醫院拜訪,對方的醫技人員熱情地迎接我們,告知我們一切正常,而且他們會提供可以維持24小時的冰寶,以前也有許多跨國取髓的前例可循,大家才總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第二天一早,吃完琇珍師姊與懷松師兄用心準備的蔬食早餐,旋即陪同我驅車直奔醫院。一到醫院,醫護人員親切地招呼我到骨髓移植室,將最新鮮的幹細胞交付到我手上,最開心的是收集到的幹細胞含量很多,足夠讓小張進行兩次的移植。將寶貴的幹細胞放進裝滿冰寶的冷藏運輸箱,內心的忐忑不安再度襲上心頭,因為承擔著要將這愛心,健康送回臺灣的重擔。
沒有太多時間耽擱,在醫院短暫停留後,隨即往歸程邁步,從華盛頓搭機到洛杉磯,準備轉機返回臺灣。在洛杉磯機場時,楊耀彰師兄專程拿了新的冰寶給我,讓我替換冷藏運輸箱裡已經逐漸融化的冰寶,好替幹細胞續命。
由於回程路上多了一份幹細胞,自然也多了一份海關的關心,我小心翼翼地聆聽海關人員詢問的問題,擔憂一個不小心就搞砸了這次的任務,在他們盡責的反恐盤查下,我被訊問了一個小時,內心的焦急與擔心生命的不安,也讓我緊張到心跳加速、冷汗直流。
經歷一趟順利的飛行,二十四小時後終於回到美麗的寶島,我立即前往臺大醫院骨髓移植室進行準備,打開冷藏運輸箱,發現冰寶雖然已經融化,卻仍保有相當的冷度。多虧了在洛杉磯機場幫忙換冰寶的師兄,因為他的不辭辛勞,而延續了幹細胞存活的時間,隨即替病人進行移植手術。之後我每天仔細查詢這位病友的白血球數量,很感謝上天,正常的血球猶如春天抽嫩芽的櫻花般,一簇一簇地綻露,到現在已經好多年了,這位病友還是很享受他的人生!
為期三天半的旅程,在飛機上的時間比在陸地上多,儘管來去匆匆,但謝謝這一路所有接洽的人員讓此行如此順利,感謝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團隊以及美國當地的慈濟志工。雖然冬天的華盛頓天氣濕冷,但這愛的暖流,已在這位病友身上汩汩而流。
(轉載慈濟全球資訊網http://www.tzuchi.org.tw/
(文:林建廷/臺大醫院內科部血液科醫師本文摘自:《髓緣二十愛流轉》)

Designed by Hualien Tzu Chi Medical Center. Copyright © 2021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